Wing R Fan Art Weblog
Wing R Fan Art : Home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Plus Pixiv Patreon
Anime Art|Fanart CG|同人繪圖一覽 同人小說一覽
網頁設計一覽 Sitemap
洛克人Z | Rockman Zero Elpis 47 不可抗力
LINK HERE



真白的地方

周遭也沒有任何一個人



就連地平線也要消失了


真白的場所


很可怕!

有誰

有誰來救我?


Scene 47
不可抗力


「啊!」
場面十分混亂,少年倒在少女的身體上,更糟的是少年摸著道德不不允許觸摸的地方

聲音很吵,周遭的醫護人員也趕過來
醒過來的少女一臉哭泣的樣子

受驚的少女一言不發的樣子
少年似乎要被抓去派出所

那時候少女終於說句話來

「那個人……那個人,拯救了我……所以……所以!」

少女的哭泣不停的樣子


少女的名字為櫻子,和這名少年 -- 誠是同班同學。
雖然是同班同學,但是大家並不相識。

過去一年來櫻子也住在醫院之中。
只不過是偶爾中看到她的名字,出於好奇心之下來看一看這名不思議的同班同學。

得知她醒過來,其他同學也過來探病,讓她知道這年來學校的生活。
日子就一直這樣子過著。

不明的病患,身體狀態並無異常,精神狀況亦無問題,可是她的身體狀態一直很差。只是走路幾步已經出問題的樣子。

「誠。」櫻子看到他來了,臉上立即顯示笑臉
這些日子來他還是一直走來看病,就好像監護人一樣的看護她

雖然心中很高興,可是想到自己的無能就面色一沉。
「你不要太勉強自己。」櫻子很擔心的說著

「你有女朋友的吧?一個不像我這樣病奄奄的,既健康又可愛的女朋友…」
櫻子一臉沒自信的說著

「我才沒有女朋友!」誠告訴著櫻子
「可是…」櫻子還是那張完全沒有自信的臉
「我可是不因為同情妳才來,我是因為和妳一起的時候很高興,所以才每天來看妳。」誠說著

那一刻少女十分感動,高興的哭起來
就像一開始相遇的時候,哭泣不停的樣子

少年的古怪舉動和行為,一直也令少女很高興
一對平凡男女相遇,漸漸的親密

理應是如此,一直是如此下去的……


辦妥了出院手續,少女將再展開她的學園生活。那時候少年還是密密的在她身旁照料著她。
人間的學園生活,就好像毒藥一樣令人沉迷,令人放開不了的。

少女漸漸融入在這份快樂的學園生活之中。

那一刻,她也幾乎忘了自己的病患,自己的一切
全心全意的融入,一起上學,和喜歡的人一起的生活。
每一天的她都很珍惜著,都很認真的過。
就連一般人覺得很沉悶的文學科目她也異常地感興趣的樣子。

成績異常優秀,言行舉止也有十分秀麗的,究竟她是那自什麼的名門?
真是讓人不禁如此的想像。

「很美啊……」櫻子在學園中看到落葉不禁說著
「……如果這些葉子都落盡的話,我會從這夢中醒來嗎?」櫻子想東西總是很悲觀
「這不會是夢。」誠在旁邊告訴著她,仿佛在告訴她無論如何也好,自己也會在她身旁。

一起的,會一直一起的。
少女相信著著小小的承諾……

她出院的日子已經過了不少,可是身體還是沒什麼好過來。偶爾也會出現「發作」的狀況。
一直以來這情況也很困擾她,這也是她的生活中唯一不足的事情。

Neo Arcadia的戰爭,和人類的關連性一向都十分小。基本上只會在新聞中看到而已。
他們當然也是沒有留意的一群。

櫻子她對什麼事物的有濃厚興趣的樣子,就好像小孩子一樣的在發掘新事物。
每一次約會的時候,她也會很高興的。雖然偶爾會有些很任性的要求,而已也很愛撒嬌。

誠原本想邀她去看Neo Arcadia的惡搞電影第二輯,可是她很生氣就不了了之
這也是誠唯一一次看到她生氣的樣子。


這樣子,二人一起走著……
我好高興……

就算就這樣死去……


「櫻子!」誠喊叫著
看到櫻子睜開眼睛他才放心起來

「擔心死了我。」誠放下心頭大石的說
「對不起……最近發作……」櫻子很不想承認

最近她的發作頻度情況愈來愈密集,悲觀的她總覺得她也許差不多是時候…
心中的焦慮與不安也難以形容。

為什麼?

為什麼天生會有這樣子的怪病?
周遭的檢查結果也是一樣,可是現實上她的身體卻一天比一天的差



我很怕,我很怕我會消失!


真白的地方

周遭也沒有任何一個人

就連地平線也看不到的冷清

我就好像要從此消失的



櫻子抱著誠哭泣,總有一天,她怕那可怕的夢境會成為現實。
在誠的胸懷中,是她唯一感到安心的地方。

再一次的話,又有誰可以拯救自己?
她很不想面對,也在埋怨,為什麼自身有這樣子的怪病。

抱著他的誠也感到異常,櫻子的身體幾乎沒有任何體溫可言,
雖然穿著厚厚的衣服,可是身體卻異常地冰冷

就好像在觸摸冰塊一樣那麼寒冷

他的抖開櫻子也感覺到,她很不好意思的推開了他。

「對不起。」櫻子再一次哭起來,身體非常識的異常,她很怕誠會討厭這樣子古怪的她
一剎那,誠看到她落下來的淚水結成冰塊一樣,打在地下發出聲音

可是他怕櫻子會更加悲傷,他便沒有說什麼。
只是用雙手緊緊包裹著這個如冰一樣的少女。


Neo Arcadia的戰況愈來愈混亂,初時只是被Resistance攻打而已。
後來還搞出什麼驅逐拜魯的行動。

櫻子本人雖然不關心這事情,可是她自己也開始察覺到這微妙的關連性。

就在Neo Arcaida崩潰的那一天,
不尋常的雪掉落來,那一顆晶瑩剔透的東西入侵了各人。

她眼看著平日日常一切漸漸崩潰起來,人們執起武器在破壞Neo Arcadia的一切。

在精靈入侵她的一刻,她漸漸感到真實的存在。




畫面瞬間改變成一個實驗室似的地方

頭腦被一大堆線路插著,一大一大堆數據強迫地灌進腦袋之中。
研究員每一個都說

「這是超越X的個體。」

超越X?
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那時候並不知道指的是什麼……

我只知道,這是我必須的工作。
打從出生之後已經是,

我,並沒有如人類的童年……
我,連孩童的時期亦沒有

我誕生的那一刻已經是少女一樣的姿態

……

每一天,每一天,我也受著這樣子的酷刑。
我並不知道為什麼……
我亦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支撐過去……

如果可以死掉就好了

生存的義務仿佛要接受更大的酷刑
我寧願失敗,死亡……

在X被封印之後,Neo Arcadia密謀計劃,那一個名為Omega Guardian的最終計劃,他們要做出一個超越X存在的個體,如此一來就算X再一次降臨,他們也不需害怕。
擁有X基因的數萬名小孩也被計劃人員監察。日常的生活雖然沒有被阻礙,但是每一天其中一個時段也會被作實驗測驗。

我們這些X基因的小孩都是由Neo Arcadia的科技制作,就算死了,最多只會列為其中一件人口失蹤處理掉。

耐熱測試,耐寒測試,解剖測試……
再過份有更過份的,那並不是人的生活,是被惡魔玩弄的凌辱生活。

上面的人總是在想,壞掉的零件換一個行了。
我們的身體,究竟還有什麼是原本的?

我究竟是人?還是Reploid?

不知道,
我連為了什麼而生活也不知道。

我只是想安息而已,其他的我也不太想知道。
強迫地灌注的資料,強迫的看到更大的知訊

強迫的看清這世界的黑暗面

我……並不想知道!
很糟吵!

收聲!收聲!收聲!

……

為什麼呢?

別人家的孩子只要努力有高分數就會得到讚賞。
我呢?

為什麼呢?

別人家的孩子放學後可以去吃喝玩樂。
我呢?

為什麼呢?

我總是努力卻被人糟蹋?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那時候我們其中4人集結起來
和我弟弟一樣的Cici,我的擘友幻影,還有他的擘友Johan。

「雖然麥克筆總有一天會消散,但是這個友誼的記號會永遠印記在我們心中的。」Johan向著大家說
大家也完全呆滯了,幻影更顯出無奈的表情,Cici也不耐煩說
「你很遜啊!以為在看『遊戲王』嗎?」Cici說著
「咳咳…」幻影也無言以對的樣子

我那時候哭起來,那時候是我最失意的時候,無論做什麼也好,也不會有任何人認同
考的高分卻說我是偷窺試題的人,幫助同學,反過來被人出賣過來。
他們是唯一認同我的,視我為朋友的……

我們4人集結的時候是我最高興的日子,大家也知道對方的苦況,他們也肯相信我,接納我這樣子的人。
4人之中,之所以我的形象是體弱多病,是因為我被研究員植入了擬似Zero的思考模式

我能夠將一切可能性都運算出來,而再從從中的可能性選出最真實的一個來模擬預知的效果,那是一個相當消耗的程序,一瞬間數萬,十萬,百萬年東西插入腦袋之中,一般人根本不能負荷

當然我也不可能…只不過我是用了之後還在生的實驗體。

4人一起生活的日子並不很長,我們協助了幻影逃出這個地獄,計劃和我的預計很接近,原本我是想自己一人留下來算,可以的話,我很希望其他3人可以展開新的生活。

可是2個傻瓜卻說要留下來,要我一起走。那時沒可能的…我不可能和他們一起渡過新的生活。
我被研究員重視的程度我心中有數,他們不會就這樣放過我。

我就這子逃出去,只會做成其他3人永續的逃亡生活,我註定是沒有任何幸福日子。
我並沒有告訴他們,我只是說「我用了那能力出現疲態,根本走不掉」當藉口。


到最後的篩選程序,我們被編到Area‧Zero作最終的戰場。那是一個電子精靈制作場。在那裡佈滿一些擬似幅射物的東西。也是說只要待在那兒太久的話,整個人也會化為電子精靈。

上面說只要我們得到那個東西,我們就得解放。那個東西……那個東西本身根本並不存在。我是很清楚。

他們要的只是我們最終的數據。在死前還有什麼可能性可言,接下來下世代繼承這些數據而作出更強的戰士,這是上面最想要的結果。

我欺騙Johan和Cici,只是說還有希望的。
為了更強大的能量,我必須要更多的來源。我不惜殺了其他的隊員,不認識的人,死了就好了……
雖然想到這裡,我心中也寒起來。我究竟什麼時候變成這樣子。

但是,為了保護我想保護的……我會不惜一切。
我把集合起來的電子精靈釋放,並破壞了整個制作場。
真正的我在那個時候應該是死了。那時的我利用不完整的技術,我的一切也貫注在這個電子精靈之中,這樣子才能做出擬似闇精靈的東西,是另外2個人硬把我拉回來,把這個不完整的我套回我的身體之中。

只是我知道……真正的我大慨是和那個闇精靈一起消失了。


Omega Guardians的計劃後期卻不了了之,幾乎上頭比起Omgea Guardians,對直截了當的複製X計劃更感興趣,
我們就被植入在下世代的Reploid之中。被封鎖的記憶一直一直也留在深處之中。

我被編為…蒼海死神的蕾薇亞丹

作為蕾薇亞丹,我的首個任務是纖滅故障者。字面上是如此寫……
但是……

Neo Arcadia是希望把自己不見得光的歷史抹殺,
而我們抹殺的對象就是「複製愛爾特」。

起初的我並不明白,究竟為什麼我要殺死這樣子的小孩。
這些小孩並不是什麼童黨,只不過是區區生產的失誤,聲稱為了保證Reploid的穩定性。
這些安全性低劣的小孩必須刪除。

我只可以做。
不然被處分的就是自己。

我笑著,我嘲弄著,
每一次每一次在我殺死那些故障者的時候,我都以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
只有這樣子我才稍微好過一點……

只有這樣子我才可以抹殺自己這雙污穢不堪的手,只有這樣子我才可以抹殺自己的心靈……

我討厭人類時候的生活,我更討厭當Reploid的生活
我究竟為什麼要受這樣子的折磨?



為什麼呢?

一般的女子只是耍眉表態的就可以安心過活。
我呢?

為什麼呢?

女孩總是可以依偎在心愛的男子上。
我呢?

為什麼呢?

我總是努力卻被人糟蹋?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呢?







為什麼你要那麼相信雪兒?
為什麼你一點也不相信我!

既然你對我那麼殘酷,那你又為什麼要溫柔的對侍我?






「我……我就算發生什麼事也好。我會相信雪兒,這是我的答覆。」
Zero他含著淚水的說著,他把光束劍刺穿了我的腹部

「你……永遠只有在我戰敗的時間才肯對待我溫柔,這也許是我喜歡和你戰鬥的最大原因……」

我們的立場一直也是不一樣,直到最後,最後也好
我連複製我的蕾薇亞丹也不如

Zero一直也抱著我不放,很溫柔的看著我,陪伴我到最後
我沒有恨他,

我一直以來,也只是想如此而已……


要是……


要是我沒有這樣子的能力就好了
要是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普通的生活
普通的和喜歡的人一起,牽著他的手,為他生孩子

普通的渡過一生就好了

這是我遙不可及的夢想……


我……


我一點也不想超越X
我一點也不稀罕這樣子的力量……





櫻子的身體抖動起來,一切也想起來。
她自身的怪病,自身的記憶……儘管並不希望回來的也回來了。

「我……我……我是……蕾薇……亞丹?」櫻子並不想相信這個回憶

可是這個幻影意外的真實。這些如螢火蟲的東西,她也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某人操縱的電子精靈。
大量的嬰孩精靈侵佔Arcadia,如地獄一樣的世界……

當時精靈戰爭曾經有描寫大概的東西。她隨便的揮起雙手便消滅了那些電子精靈。
那並不是夢境……

櫻子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什麼拯救世界那麼偉大的東西,也不是想找出釋放大量電子精靈的元凶。
她只是想到她喜歡的人,她便第一時間趕過去。

看起來不怎麼正常的誠,和櫻子接觸後便回復過來。
櫻子並沒有告訴誠那個事實。

「還好你沒事。」「擔心死了。」
就這樣子混過去……


我一點也不想超越X,我一點也不稀罕這樣子的力量……

要是我沒有這樣子的能力就好了,要是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她滿腦子都是充斥著這幾句說話。她寧願被這個普通人牽著手就好了。
什麼事也不要管,只要在他身邊就可以了。

Neo Arcadia現在的情況仿如生化電影似的,不同的只不過是喪屍們不是「嗚嗚嗚」的叫喊
而是「神樣,神樣」的叫喊

他們在破壞雪兒神認為是罪惡的Neo Arcadia的一切,自己的房子,街道也遭到破壞

「神,神,神,神樣!」

街道周遭也聽著這樣子的聲音。Neo Arcaida之內根本再沒有任何安寧的地方。

雖然要解決是十分容易的事……可是這樣子……這樣子做的話不就再回到那個不是人的生活嗎!

不要!不要再這樣子!
櫻子很強烈的有這樣子的想法……

無論他們走到那裡都是如此。這些驚異的信徒四周肆虐
無論再逃到下一個街角也好,走至住宅也好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了。」誠氣沖沖的說
櫻子並不敢正視他…她其實很清楚是什麼一回事

內疚,罪惡感漸漸也充斥起來

明明可以很容易救助他們,可是為了保護自己的生活……是不是很自私?
櫻子對這樣子的事愈來愈苦惱。

「對不起!我…忘掉……」誠趕忘道歉著
「唔唔,是我不好……」櫻子輕聲說道
「呃……啊!啊!」櫻子發出很痛苦的聲音
「櫻子!」誠十分緊張的抱著她
「不要緊的,我不要緊的……只是……最近發作……」櫻子一臉暗沉的說著

櫻子理應是一個病弱的少女,她連忙裝扮起來……

「對不起,誠……你會嫌棄我嗎?」櫻子問道
「怎可能!」誠沒有考慮就回答
「但是我…總是有這種怪病的樣子……終於,終於也可以一起的時候……又發生這樣的事……」櫻子快要哭出來
「都不是妳的錯!」誠頗為大聲了一點
「我的身體總是不怎麼好……醫生們都說沒有問題,檢查不了什麼……我……我不想再拖累你。」櫻子還是很不快似的

誠激動的抱著櫻子。再也不說什麼話,激烈地擁吻,粗暴的動作來安慰少女不穩的心靈。
要是…要是一直也是如此就好了。

很溫暖,很溫馨的……
一直以來也是很希望這樣子被人抱著,就算是色色的也沒關係
因為…從沒有人對自己抱著這樣子的愛意
從來也沒有人那麼珍惜她的存在

他們找了一家比較偏遠的房子暫時的休息下來
誠對這附近十分熟識,這個如別墅一樣的地方很多時候也是沒有人居住

雖然就是小偷一樣的潛入,但總比留宿荒野外來的好

我很想這樣下去!可是……
櫻子的思念十分的強烈,面上也顯出不安的表情,害誠也擔心起來

「對不起。」誠以為是他弄痛了櫻子
「不,請…溫柔的…對待我。」對於那回事,櫻子還是很害羞

很想盡情地投入在這份感情之上,很想再用力的去愛眼前的這個人

可是

很害怕


自己不再是自己
自己唯一安心之所也要失去

每合上眼睛,就會浮現那個紅色的傢伙……
每一次看到他就會有種十分不安的感覺

就像什麼都從手中漏走

無奈、遺憾、絕無


「請你……」櫻子抖動著
理應很幸福的交合,在櫻子面上卻浮出絕對不安的表情,比起當時發作更為痛苦的樣子
「櫻子……沒事的。」誠溫柔地包裹著櫻子
「請你…喜歡我……請你…喜歡我……請你…喜歡我……」櫻子哭著說,從抖動的聲音也體會到她的恐慌程度

為什麼會那麼的不安?誠並不知道……只以為自己傷害她的很深而已



「和這位姐姐一起吧。」黑髮的少女對著一名金髮的小女孩說著
這小女孩長的十分可愛,也有一張很乖巧的樣子

只是唯獨這句話,她會表現出反叛的表現
「看來她真的很喜歡妳。」另一位少女說著,她同樣是一頭金色的長髮
而且她看起來就像是這個小女孩的成長版本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想和妳一起生活……」黑髮的少女說著,同時她的表情顯得十分困擾的樣子
「其實妳沒必要再下去吧?」金髮少女說著,黑髮少女苦著
「我並不知道我還可以支撐多久……」

理應健全的身體,再怎檢查也找不到什麼徵狀,可是如謎一樣的病患一直纏繞她的樣子
「可是她並不怎麼喜歡我的樣子……」金髮少女苦笑著
這位金髮少女同樣也有某種病態,儘管很溫柔,很可愛。可是無意識間從她身上會散發出沉重的殺氣。

當個普通人生活下去……
是三人共同的願望

可是這個願望對黑髮少女而言根本如夢一樣
如果可以什麼都不管就好了,可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友人……這樣子也是不好受

「不要…討厭我……」

小女孩哭起來




「請你…喜歡我……」「請你…喜歡我……」「請你…喜歡我……」「請你…喜歡我……」
櫻子就好像小女孩一樣在哀求,一邊抖著身體哭泣。
哭泣,一直也在哭泣著。

究竟為了什麼而哭泣,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這時候的她十分的混亂。一瞬間得到失去的記憶,同時地……過去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有如果大的分別。

如果什麼也想不起來就好了……

看櫻子如此悲傷,誠也很不高興。
理應很愉快的交合,變的很沒趣地收場。

「櫻子,妳真的沒事嗎?」誠雖然不愉快,可是櫻子是他最心愛的人,他也很想知道什麼一回事
「對不起。是因為我……一點也不關你的事的……真的……」櫻子的心情還是沒法子平伏下「也不要問好嗎……」

看著櫻子這樣子的哀求,誠也不再強迫她。

「妳太累了吧,早點休息一下。」誠還是叮囑著
「嗯。」櫻子稍微笑了一下子
她忽然拉扯著誠的衣服,她在其背後輕聲說︰「請不要離開我。」
說著幼稚的東西,誠回心一笑起來。這倒是真像她。
「我們一直也會一起的,所以…不用擔心。」誠輕鬆的回答著,也許是因為他不知道實情才如此而已

我……並不是人類。
櫻子衝口想說出來,可是最後還是沒勇氣說而吞了下去。


但是……我真的可以這樣子下去嗎?

我最要好的友人,當時那個所謂的「友情的證明」
我真的可以當作什麼都看不到嗎?

我雖然很討厭那樣子……但是如果我真的只是自私的只顧自己的快樂……

我……

我真的可以這樣子下去嗎?

他們即使在感染的前夕,他們還是在努力為反抗自己的命運而戰鬥
但是……

那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

我在怕什麼?


我怕,我真的很怕……
我怕我再要回復那個樣子,好不容易才當上普通人,好不容易才可以爭取的如此的幸福

「你想去的就去吧。」誠還沒有睡著,聽到他的說話櫻子十分驚訝
雖然不甘心,可是誠知道留不住她。那倒不如不再束縛她,令她更加痛苦。

櫻子雖然不太想這樣,不過她還是把自己的事告訴了誠。
和Zero的對戰,當時在那個白色的空間,和擘友一起作戰的時刻,……

對一般市民的誠來說那是非常識的事情,也搞不清楚是什麼一回事,不過他單是聽到「蕾薇亞丹」一事已經知道這是非常的不得了事情。

眼前這個害羞小女孩居然是Neo Arcadia的大人物,這不單是巨星的級數,是領導層!是中樞的一員!

「可能的話,我一點也不想回去……可是……可是約定了。我受不了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好友冒死著。」櫻子在細訴著自己的心情,她的表情十分的苦惱,不甘心的。
「我只是想自私地貪圖這份幸福的感覺……為什麼……為什麼我就不能平平凡凡的當一個普通的女孩子……」

「別這樣子嘛,妳可是蒼海…」誠還沒把話說完已經被櫻子喝著,這種舉動倒是令他很震驚,這孩子從來也不會強硬的拒絕什麼的,就算多痛苦的時候也會帶著笑容似的

「我不要!我不要連你也這樣子看我……不要這樣……」櫻子無力的跪下來,這樣子的柔弱女孩真的有可能是當時那名蕾薇亞丹嗎?雖然很疑惑,可是櫻子從來也不說謊的個性,怎可能在這時候說這種不好笑的好話?

「櫻子,我會等妳。」誠再一次擁吻著她,她喜歡這種被擁抱的感覺,每一次在他的懷裡,她也好像小孩子一樣安定起來。

不安的感覺除除地消失。

「謝謝你,接納我這個人。」櫻子的面貌慢慢的改變起來
「櫻子,是我制造出來的幻象……」金髮的少女說著「不,是因為的憧憬這樣子的生活。」
「誠,謝謝你,給我如此美好的回憶,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並不是蕾薇亞丹,這少女擁有的是和零一樣的面孔。
「要活下去。」少女燦爛的笑著,在火光的照耀下,她的一頭金髮反光型成的光暉,美的不像人間之物。
「妳也要活下來!然後我們!」誠喊著,雖然知道是不可能留得住眼前的人,可是對這份離別也有種不安的感覺。

少女吻了他,這次輪到她安撫少年的心靈。

輕輕的一吻,令人心跳也加速起來,近距離看。真的美的不像話來。雖然很溫馨,可是卻一點都不真實。
誠有少許體會她的悲哀,

雖然很美,很有存在的感覺。

可是……一點都不真實,就好像浮光掠影的輕輕帶過。她的一生也是如此嗎?

「嗯。」少女承諾了

燦爛的光芒照耀起來,金光閃閃的少女就如煙霧一樣的離開,如星塵一樣的輕輕飄落

如畫,如夢。
令人如此的沉迷。
[PR]
by wingr2000 | 2008-02-11 21:30 | 洛克人 | Comments(0)
ブログパーツ
Wing R メモ帳
検索
記事ランキング
最新の記事
碧風の優王女 エイリーク ス..
at 2017-10-14 20:51
ジーク・リンデ | FEヒー..
at 2017-10-08 23:37
海賊女帝結婚式(EAP) |..
at 2017-10-07 19:30
星奈夏肉祭
at 2017-09-30 21:20
おっぱいハートステーキ LO..
at 2017-09-23 20:53
最新のコメント
17年9月 ; 我看到有..
by wingr2000 at 04:09
戰術單位有時很好玩,像火..
by wingr2000 at 07:05
恩,其實戰術性鹹魚也是很..
by MISS at 18:42
這回大討伐我沒研究,只是..
by wingr2000 at 06:31
帝國金只有四個 連續中看..
by MISS at 22:05
帝國抽抽, 白前衛..
by wingr2000 at 21:45
收集完GR GR完加倍 ..
by MISS at 18:58
我想這次打了10000就..
by wingr2000 at 20:32
恩啊,不過GR最悠閒,體..
by MISS at 23:19
大討伐,啊……想起來也是..
by wingr2000 at 02:22
画像一覧
カテゴリ
全体
公告
同人小說
CG|繪圖
洛克人
動漫
遊戲
網頁設計
日常
Nico
網路賺錢
未分類
タ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Wing Red 洛克人Zero同人文|洛克人二次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