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 R Fan Art Weblog
Wing R Fan Art : Home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Plus Pixiv Patreon
Anime Art|Fanart CG|同人繪圖一覽 同人小說一覽
網頁設計一覽 Sitemap
<   2007年 07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LINK

* 筆誤修正 John > Johan



22xx年,經歷過多次Sigma反亂,Neo Arcadia暴政,還有Omega等事的這個世界。
在如此風波之下,世界還是那個樣子……

Neo Arcadia,它專橫的政策使得大家的分歧更大。
為了自由的Reploid成為了Neo Arcadia追捕的目標 -- Maverick。

我們這些Reploid已經到達了界限……

儘管打倒了總統OmegaX,儘管和他們和解……
儘管人類也相信雪兒是正確。

世界啊,根本沒有改變。

Neo Arcadia還是一樣,打徒到現在它也沒有任何改變。為了自己國家的利益而不惜一切削除異已。

世界啊,根本沒有改變。
就由我們去改變!


「不要再戰鬥……為什麼啊……」
雪兒不斷的重複著,深切的悲傷從言語中表現出來


所以


我要戰鬥!


Scene 41
Prairie崩潰


「全員進入第一戒備狀態!」Prairie在艦隊中指揮
他們的戰艦已經再次進入Neo Arcadia的範圍中,過去部份奪取了的據點,在他們退回去時已經被Neo Arcadia搶回來了。

由Neo Arcadia的砲台打過來的炮火打中了船身,張開了光束盾的戰艦並沒有傷痕。

「這是Vent!請批准出擊!」Vent已經裝了Model HX準備就緒

Prairie點頭示意,工作人員立即把閘門開啟。

「HX,Vent!出擊!」Vent張開背上的引擎立即衝出去
「Model HX,Aile,出發。」Aile也跟隨出擊


我們要戰鬥,為了我們,為了這個世界。

我們就是因為這樣而來到這裡,人類就是因為這樣又逃亡到這裡。
我們要改變這個世界。


發射台,準備完成。
進路暢通無阻,準備發射!

「Zero,你要平安無事回來啊……」Prairie的說話有點像雪兒的樣子
「啊,我明白的了。」Zero微笑地回應她的親切「Rockman Zero!Saviour!進發!」

失去了世界樹,連世界上唯一的自然也遭破壞。
Resistance這次要和Neo Arcadia正面對抗。先鋒部隊Mother Vagabond已經開始對Neo Arcadia攻擊。

Neo Arcadia的單眼似乎有所不同,他們拿著2柄的光束手槍……Aile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她和曾經那個人對戰。只是……
大意的Vent被單眼擊中,單眼的程式被優化了!掃射的方式和白鳥的射擊模式接近。

「啊啊啊啊啊啊!」Zero從高空中降下突擊,二刀斬下了數台單眼
只是程式優化而已,強度依然一樣。

「Model!Change!ZX!」Vent轉換形態時就好像超級機械人駕駛員一樣大叫起來

三人繼續進攻。Aile似乎沒有打算轉換形態,她似乎對HX有種執著……
HX雖然擁有和赫爾琵亞非常接近的飛空能力,可是HX和能量都用在飛空之上,除了光束劍外根本不能驅動其他光束武器。
她的攻擊不怎麼像自己,也不像赫爾琵亞,她似乎是在模仿Johan多,二刀的攻擊清脆地斬下單眼的手腳。

「別大意!」Zero大喊,同時用上手上的盾牌檔下單眼的掃射。
「是……」Aile回過神來,Zero手上的光束槍已經打穿了對面的單眼
「妳並不是一個人的。別忘了!」Zero稀有地主力用上光束槍攻擊

Neo Arcadia並沒有放重兵在此,雖然單眼是比以前難搞了,但問題不算太大。
Mother Vagabond的損耗不算嚴重,所有的損傷也在預定範圍之內。

Zero是最後一個歸返的人,確保了沒有敵人再攻擊過來他才安心回來。
解除了ROCK ON的他看起來比較像書生的樣子,紅色的外套。一幅方形的眼睛看起來很像漫畫中的帥帥學長。

應酬了艦上的女同事,他才能到達艦橋。

啪!

一聲清脆的掌摑聲音傳出來。
Prairie狠狠的掌了Aile。什麼一回事?他們不是一向感情很好的嗎?

Aile的眼神充滿著怨恨的樣子。

……

要是打起來怎麼辦?Prairie肯定被她打的半死吧?
不好……

Zero立即拉下Aile。

「妳知道自己獨來獨往的後果有多嚴重?」Prairie的很嚴肅,這方面和雪兒很不一樣
「我……我不是已把對方打下了嗎!」Aile還在駁嘴
「夠了!」Zero用力一甩,不小心的把Aile推倒在地上

Aile整個人也呆滯起來

「是……是我不對!好了沒有!」Aile哭著跑掉了

為什麼會哭……不會真的那麼痛吧?剛才推倒的那力道。

「Prairie,妳是不是說的太過火了?」Zero走上去問道
眼前的Prairie……感覺上很陌生的樣子。以前總是不說話的小孩子,那個挑引人的小惡魔……這個嚴厲的艦長。

她沒有回答。
「Prairie!」Zero還是追問著
「我先回房間!」Prairie還是有點氣的樣子
「是!」艦橋的工作人員立即回答

看她氣沖沖的樣子,Zero也不想一併被罵就是……
為什麼會如此的,有女人的地方真是麻煩透了,Zero是這樣想。

聽厭了那些女生的尖叫聲,看厭了他們那些爭吵了……真是夠了沒有?

Aile只是個小孩子,相信她拗夠了就沒有什麼事的了。比起Aile,Prairie更令人擔心。

還是要去看看吧……

「這是Zero,可以進來嗎?」Zero敲著沒有回應的門
「愛爾,氣夠了沒有?」Zero還是說著

還是沒有什麼回應,Zero還是強行進入。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拿到她房間的咭片……
脫掉那頂帽子的她,看起來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少女

「愛爾……」Zero不知可以說什麼是好
「給我冷靜一下吧……」Prairie十分悔氣的說
「那個…那個布隅!」Zero只是在胡言亂語的樣子
「出去!」Prairie十分氣的樣子
「呃……」Zero被喝起來,顯得十分驚訝
「給我出去!嘈死人嘈死人了!」Prairie把抱抌擲過來,Zero直接地被擊中
「那好吧。」Zero發現根本幫助不了什麼,都是先回去

Prairie立即抓住了Zero,從背後中緊緊的抱著Zero。

她在抖,在哭……

「我…實在是受夠了!為什麼……為什麼要我指揮這麼多人啊……為什麼啊!」Prairie在哭訴著
「雪兒選上妳一定有什麼原因的。」Zero很冷靜的回答
「夠了!我不是雪兒姐姐!我沒有姐姐那麼能幹!我只不過是一個很普通的少女而已!」Prairie很激動「我真的受夠了……每一個人也把我和姐姐比較,每一天,每一道命令,我都要受著他們目光的叱責……為什麼,為什麼盡是要我一個人承擔啊!」

Prairie哭泣起來……大家的艦長,雪兒的代理人,大家盡是這樣子看她。
她的苦惱,她的處境。
大家也沒有關心過。不久之前她還只是個抱著娃娃撒嬌的小女孩而已……

這樣的事,大家也不會關心。

判斷,成敗,責任。一時間所有的東西都寄放在她身上。
因為是以雪兒的妹妹而存在,所以也要有雪兒一樣的行動能力……

大家也是如此。

儘管有多艱辛她也面對了,也儘能力做的最好。
現在的Mother Vagabond,都是因為她個人而支撐著。

連Zero也忽略了她個人的心情。因為她的能幹,大家就看成那是雪兒妹妹理所當然的結果。

這時候的她真的崩潰了。

「我很羨慕Aile……能夠盡情表現自己,能夠總是和你一起的……我,真的很妒忌。雖然我們是朋友……但是我……」Prairie身體抖的比剛才更甚
哭水和聲音混了在一起的樣子,聽起來很模糊,卻一陣陣悲傷透徹的感覺。

「她那時快要死的時候……我卻有種高興莫明的感覺……這樣子的我,我愈來愈討厭……這樣子的我。但是……儘管如此,我還是阻止不了這種想法……我很討厭她和你一起,我……很討厭她………」Prairie抓緊著Zero的衣服,就好像在哀求他不要討厭她的樣子

「我去跟雪兒說說吧。」Zero很冷漠的說著,不禁使Prairie寒慄了
「你要跟她說什麼?」Prairie立即欄下Zero
「把妳換下去吧,這樣的……」
「不要!」
Zero還沒說完話,Prairie已經很激動地說

「別這樣,」
「就是說不要!」
「愛爾!」
Prairie還在和Zero爭執著艦長位置的事情

「這樣子貪圖功名真的好嗎?」

啪!

Zero說完之後,Prairie狠狠的掌摑了他


「你……你果然是很討厭愛爾特……」Prairie吞吞吐吐地說,Zero才看到她滿臉淚水的樣子,他才知道自己說錯的話是如何地刺傷了她
「我啊,我沒有姐姐那麼聰明能幹,我也不像Aile那麼樣活蹦亂跳……我啊……我究竟能夠做些什麼啊……你以為我為了什麼才要撐著啊……」Prairie好像自暴自棄起來,平時收歛的負面情緒都一次過爆發起來

……

你知道嗎?
那種被孤立無援的感覺。

張開眼睛的時候,那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世界……
那一個我所不認識的自己……

我很想否定這一切,但是能夠嗎?

雪兒姐姐不在,Zero你也不在。我只有依賴Vent和Aile戰鬥。
我很想再見你們……就是因為如此……


戰鬥下去,戰鬥下去
Innerian 和Outterian的無止境的戰鬥……被選中的人們互相吸引和戰鬥。
Rockman之間的戰爭和淘汰……

只是因為……

我希望回到你身邊……

所以我才……

……

Zero撫摸著抖震的髮絲。她究竟抑壓了多久了?

「愛爾,我會戰鬥下去……我會盡快把這場戰爭結束。只要這樣的話大家也不會再痛苦下去。」Zero認真的說著
「在這之前,請妳忍耐下去。」Zero繼續他的甜言蜜語

雙手抱著Prairie,雖然她有點不好意思而作出輕微的掙扎,但她的慾望很快佔據了她的思想,安心的讚入Zero的胸膛之中。
眼前的Prairie是如此的可口,一身粉紅色的裝扮就好像一盤甜點一樣。身為男性的Zero盡力的抑制自己的慾望。

「我……不會告訴雪兒的。」Prairie就在這時候恰好地說

唯一的底線也要崩潰了,再有什麼理由抵制Prairie的誘惑呢?
Zero漸漸開始對Prairie作出更過份的行為,Prairie的抖動使Zero更加積極。

他先把礙事的帽子丟走,脫下帽子的Prairie真的是一個美人,清純的如漫畫女子學院中的模範生一樣。

再不想太多了,Zero吻著這柔軟的香唇。
Prairie的身高比雪兒高,身材也比較好。抱起來感覺更加舒服,那種「女生是軟棉棉」的說法更令人體會出來。

玩弄著Prairie頭髮的一刻,Zero一剎看到一些似曾相識的景象……

黑色的長髮?

「Zero?」Prairie對Zero忽然間停頓下來感到意外
Prairie的聲音很快喚醒Zero的獸性,繼續他雜碎的行動。

……

這時候的Aile還是在作模擬作戰,她把對手設計為3個赫爾琵亞,自己則是Model HX。這小女孩對那對四肢被切的七零八落的怨念十分的大。
她認定了自己要在格鬥能力方面作出重大的成長才可以克服這種恐懼。

Model HX的速度並不比赫爾琵亞本身高,尤其在這種模擬戰中,所有的數據都是鎖死的。根本沒有什麼電子化加成效果。
如此的戰鬥以1對3根本不是什麼可行的練習。

就算斬下一個,自己也來不及對付另外兩個人……

「啊啊啊啊!」Aile在唬叫
「我……我不會再輸的!你…你這傢伙!」Aile揮起二刀,把赫爾琵亞斬碎

同一時間她的左臂被斬掉。還是不行吧……
第二擊刺中另一個赫爾琵亞的心臟,只不過第三名赫爾琵亞在這之後已經割掉Aile的脖子。

模擬戰再一次終結,綜合評價一次比一次來的差。只有D的級數。

「妳這樣子啊,多幾條命也不行的。」不知道Vent是在直言勸說還是落井下石了
Aile火大起來揍在Vent的臉上

「妳在這傢伙!」Vent也是火爆脾氣見稱,他爬起來就立即撲過去反擊
二人立即打起來,同僚又要頭痛起來


這時候Prairie正忙著,根本沒時間,又或是不想理那2個小鬼。副艦長又沒什麼威信,連名字也沒幾多人知道。
只好又要透過忙到半邊天的雪兒說話。

其實從聲音中也大慨知道雪兒也不想理會他們……Resistance的整理已經有夠煩惱,那邊出擊的東西又要找她,雖然另一邊廂Original X很勤力,可是Resistance的忙碌根本不是1,2個人可以分擔……這個無底黑洞一樣的工作量。

雪兒又用上那些好像神明一樣的語調來說服這2個人。意思來來去去都是幾個,卻是重複又重複的好像在洗腦一樣。旁邊的人好像被神明照耀一樣被感動。雪兒的威力真厲害……

在差不多完結時Prairie才趕到來。面紅紅,透不過氣來的樣子。

「雪兒大人,對不起!這是我管理下屬不善之故。」Prairie帶著喘氣的言語來說
看著Prairie那麼辛苦,雪兒也不問她之前搞什麼要把這個爛攤子卸給她了。

「你們啊,也別常常吵吧……你們也不是小孩子了嘖。」Prairie一張大姐姐的語氣對著他們二人說
在Prairie面前的Vent顯得特別乖巧的樣子,作了一點傻笑來回應

「洗髮水的香味?」Aile心想著,她注意到Prairie一陣香味…有點違和感的樣子。
Prairie沒有太注意Aile的表情,不如說她根本不在意Aile……來這裡她只是交差而已。這樣麻煩透的事她才不想理會……

看到Prairie心情轉好了,Vent也沒有再和Aile吵,不知為什麼他還一副得意的樣子。

「喂!Vent。」Zero在轉角口叫停了他們二人
「你是男孩子嘛,怎可以出手打女孩的。」Zero笑著說

雖然Vent沒有把責任推給Aile,可是Aile也生氣起來。

「前輩,你平時用的三連攻擊,你何時才肯教我!」Vent在耍小孩子脾氣一樣
「你想學麼?」Zero何時學到這種人畜無害的笑臉

Aile更加生氣……只是卻沒人注意到她生氣這一回事。

Zero看到Aile沉默不語,根本找不到什麼可以說,這女孩很野蠻……全隊伍的人也知道。
這時候只有笑笑好了……

Vent是個完全不懂人情世故的小男孩,他就好像抓住哥哥要他陪玩一樣的煩人,完全沒有想過Zero的立場。
可是Zero又不能說「你很煩啦!」,也許以前獨來獨往的他是會這樣。只是…其實這樣子是很添別人麻煩,和Vent沒什麼分別就是了。

Aile又生氣起來,這次轉身就走了。

唉!很煩人啊!
Zero是如此想……

和Vent的訓練,他其實是一個很用心和認真的小孩,只有這一點,所以才不想拒絕他。
雖然他有點笨拙,但他是有一定的資質,能夠成為Resistance ACE的他不像Omega Guardians一樣,幾乎沒有成長性的樣子。
而且Vent也不像他們那麼固執,就好像赫爾琵亞,他無論什麼時間都不會帶槍械出擊,也不會想地形方面在地上行動比空中要好。
而這問題並不只是赫爾琵亞一個,這可是Omega Guardians的通病。X又沒法治理他們的樣子…真是令人擾心。

現在的Vent大慨比赫爾琵亞更加強,出色地運用HX的高速性能,再轉上高火力的FX。問題只是沒什麼個人風格,很容易被估到他想幹什麼……這也是Vent的最大弱點,什麼都好像印在臉上。

也是因為這樣子,他們根本沒法和那個綠色傢伙爭鬥。
那傢伙實在是毫無道理的強,要和他對抗必須要有相應的同伴支撐……

Zero知道自己是沒能力一個人打倒他,在如此短的時間只有想好方法把Vent提高戰鬥能力。
也許是Vent比較像自己,都是依賴自己直覺打架的那類戰士。這樣子教導起來會比較容易……

Zero並沒有留意這樣子卻成了Aile的抱怨,往往忽略了她的存在……
就算多努力也好,卻好像被無視似的。

Aile很生氣,她只是八卦才走過來,看到Zero的用心,她更加的生氣。

Aile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總是被冷落的樣子,就算故作開郎起來,可是心中卻沒有一點的愉快。
受夠了……這樣子的生活。

原本是好朋友的Prairie,現在的她高高在上,和以前很不同了。總是喜歡一張天子降臨的神情擺下來。
很討厭這樣子的她!

現在的Aile,什麼人也不想見,見什麼東西都是令人抱有多麼的怨恨。
蹲在自己房間中的Aile什麼都不想想起來。可是這樣子的情況往往想起更多的事……

來到這裡前的日子……

當時痛失雙親的景況……

當時失去最愛的人的一刻……

那時的Prairie總是在她背後支持她行動。

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女子,為什麼要被捲入去Rockman的爭鬥啊!
「我並不是想成為X。」Aile無時無刻也如此的想……
只要有Prairie貼心的開懷,什麼也變得不再重要……

「所以,我才戰鬥」


一個人的日子…很難過。
現在連Prairie也不再理會她。

想到這一點的她,堅強也崩潰掉,她寧願捲入被窩之中哭泣。
為什麼,就是沒人肯注意自己?為什麼親友也變得那樣無情……

要不是做錯什麼事,根本不會有人來注意自己……
再努力,也不過是職責……

Prairie的笑容不再為她而展示……
很寂靜。

前輩對她總是有種無形的隔膜,再主動的,也不會有什麼結果
什麼的事,都要被Vent佔甜頭……

再無奈不過了……

「我究竟為了什麼……為了什麼戰鬥……」
[PR]
by wingr2000 | 2007-07-16 00:00 | 洛克人 | Comments(0)
最近搞了好久都生不出文來,對不起。
都是去了私人活動多 (看FFT 戰鬥日記已經知,那只是一部份……最多時間都是去了SEED Plus2 和上班

之後一話我想最少都有R指定的了
有些HH鏡頭的樣子。這點消耗了很大量的時間。

我三心兩意的……上一話說完Alex
這一話又回到Zero當主角,下一話可能又到John
成了3主角故事 ~.~

最近喜歡上Prairie,她的樣子好像比雪兒更加可愛……
脫下帽子之後,有點像Iris,又有點像瑞穗的髮型。
另外的都是畫的爽而已 :d



Omega X & 零


More
[PR]
by wingr2000 | 2007-07-08 23:54 | 洛克人 | Comments(1)
Wing R メモ帳
ブログパーツ
検索
記事ランキング
最新の記事
コンテハーレム GALZOO..
at 2017-08-20 18:14
ほむあん 魔法少女まどか☆マ..
at 2017-08-19 22:59
+1 PvP 戦利品 (RO..
at 2017-08-12 20:00
軍服の姫君 - Re:CRE..
at 2017-08-05 20:07
WingR2000 July..
at 2017-08-04 20:44
最新のコメント
戰術單位有時很好玩,像火..
by wingr2000 at 07:05
恩,其實戰術性鹹魚也是很..
by MISS at 18:42
這回大討伐我沒研究,只是..
by wingr2000 at 06:31
帝國金只有四個 連續中看..
by MISS at 22:05
帝國抽抽, 白前衛..
by wingr2000 at 21:45
收集完GR GR完加倍 ..
by MISS at 18:58
我想這次打了10000就..
by wingr2000 at 20:32
恩啊,不過GR最悠閒,體..
by MISS at 23:19
大討伐,啊……想起來也是..
by wingr2000 at 02:22
歐洲人!?現在我決定不管..
by miss at 16:46
画像一覧
カテゴリ
全体
公告
同人小說
CG|繪圖
洛克人
動漫
遊戲
網頁設計
日常
Nico
網路賺錢
未分類
タ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Wing Red 洛克人Zero同人文|洛克人二次設定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