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 R Fan Art Weblog
Wing R Fan Art : Home Twitter Facebook Google Plus Pixiv Patreon
Anime Art|Fanart CG|同人繪圖一覽 同人小說一覽
網頁設計一覽 Sitemap
LINK HERE

「我是雪兒

大家不要害怕這個景象

我們 Resistance 並不能相信 Neo Arcadia

對於這樣表面的支援

我們難保他們是不是只是為了利用剛才的一擊來消滅所以反抗自己的人

大家請看清楚這個Neo Arcaida!」


Scene 46
終末之兆


同時面對Ragnarok和那架號稱「真聖巨神」的Omega,Neo Arcadia已經出現吃不消的情況。還好的是最近的攻擊陣中並沒有金手指的Zero。

聽著對方那些勇者調的喊叫,令人生氣,也令人絕望。

由真聖巨神的攻擊已經令Neo Arcadia的守護壁降至50%。
要是再攻擊下去,光束會直接貫穿中樞塔。

這種惡性武力的打壓並得不到眾人的支援。更使人類團結起來。

究竟一直以來為什麼要支援Resistance來反自己的家園?
人類們也開始思考這問題。

得到一直軍事Otaku的幫助,Z Warrior的駕駛員也得以增添。
不足的就左為使用強化型單眼。


拜魯也回到Ragnarok之中,這是他最後的根據地。
「怎麼辦!怎麼辦是好!」拜魯喊叫
「沒問題的,Ragnarok是絕對的安全。」Sigma說著「我也要出擊,再下去Resistance的巨人會器張起來。」
「呃,你該不會想背叛我們吧!」拜魯拉扯著Sigma的黑衣服

Sigma只是笑著,沒有說話就自我傳送。


啊…令人懷念的大地,
這樣子的聲音,這樣子的緊張感!

我要更多!更多!
我要更多活著的感覺!

第一個打過來的是Freedom X。未成熟的一閃技巧令自己顯出龐大的破縱。
Sigma迎面攻擊,在臉面間穿越了X的光劍,順勢一揮。

X的頭顱應聲落地。

「這個X!連最初的那個也不如!」Sigma很不滿的吼叫


其餘的4個叛徒也一起攻過來,這一瞬間傳來的聲音,就連Sigma也發覺不到的快速,那小子果然有兩手,他很滿意地笑著。

「隊長,要支援嗎?」
「否!」Sigma很豪邁的喊叫

「讓我告訴你們,什麼是真的武人!」

光劍一瞬間貫穿了法布尼爾的頭部,假如你是同伴的話,也不過是這材料而已,死不足惜。
光劍再之揮動,他們仿佛連法布尼爾戰死的事實也未能知道。

赫爾琵亞亦被擊中,而自殺志願的人也要衝過來,Sigma順勢把蕾薇亞丹拋給他一起自爆。

赫爾琵亞看著光劍,要領死的時刻要到了嗎?
「未熟!」Sigma喊著,他收起光劍來,只是剎那間人影也不見了

是惡夢嗎?不…真的很希望那只是惡夢而已。
究竟他是怕斬殺同伴還是…赫爾琵亞連殺的意義也沒有?

這屈辱!對赫爾琵亞來說這是比死更大的屈辱。可是沒辦法,戰力的差距簡直和當時對戰的綠色傢伙差不多的大。沒有反擊的能耐,沒有阻礙他的能耐,使死在他劍下也被嫌棄。

蕾薇亞丹又如何了呢?這個平時總是嘈吵的傢伙,為什麼那麼平靜的?
赫爾琵亞心知道不妙,他寧願那傢伙還在耳邊嘲諷他無能等事……

她被幻影的自爆所牽連,在場什麼都沒有了,只留下她那個殘破的頭盔……

赫爾琵亞不禁落淚了。
絕大的屈辱,忽然一陣暴風一樣。一瞬間把3名擘友也帶走了。

很想報仇,可是……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次元根本不一樣。
就連他最敬愛的Original X,這英雄也被秒殺。

對那個Sigma而言,他們就和嘍囉沒有分別。

很不甘心…只不過這是事實。

「可惡!」赫爾琵亞喊著,恨自己不聽使喚的身體,恨自己能力的不足。





Neo Arcadia的攻擊部隊也開始向真聖巨神進發。
在荒野上一名少女在打著Neo Arcadia識別的求救信號。
這種時間,就算是同志也好,也真的不想理會。救助只會浪費行軍的時間。

何況也不知道是不是敵人假險的。

為保障起見,她打出的是附帶隊伍密碼的識別信號。
其中的Xeno隊伍發現了這相熟的SOS求救信號。

Foxstar慎重起見還是要求隊部的密碼。通過這手續他們才去迎接這個陌生的女孩。

「什麼部隊密碼。」長髮的女孩十分不爽的樣子
「我擺明是耍你的了。」Foxstar微笑的和Alex差不多討人厭
這是很巧妙的技巧,Foxstar很清楚不在隊伍的人是誰,也頗清楚那個人的個性。
要是她胡亂砌詞的,肯定是假冒的了。

「怎麼說也好,歡迎回來。Johan。」Foxstar笑著說

其他的同伴顯得十分驚訝。
這個女孩,這個胸部,這種彈性……
Craft立即被Lisa投擲起來了。
……
關係真好呢。

不過眼前的的確是一名很有魅力的女性,除了說話粗野之外……
原來是蕾薇亞丹,Foxstar本身也不知道他假冒誰混入Resistance之中
照道理上他扮赫爾琵亞才是正常,可是從之前對戰的報告來看就不怎麼像。

為什麼是蕾薇亞丹?這傢伙有莫名其妙的女裝僻好嗎?
算了,也不作深究了。

Johan立即說明自身所調查出來的成果

他是為了調查更多Zero的Ciel‧System而潛入在Resistance之中。對於他所收集的有關的資料,被Lisa詳細分析並應用在實戰之中。這樣子才得以和Resistance,R.O.C.K System士兵對抗。
在現行的新世代單眼也有部份用上這程不完整的R.O.C.K. System了。

事實上Resistance他們並不是十分掌握Ciel‧System。起初以為是同級數強度的Freedom X,可是一瞬間Freeom X已經被光劍斬首。那是和Zero的情況十分不一樣。

同時Freedom X也沒有出現再生的情況。
他推論也許雪兒的背後還有一個神秘的人物也說不定。

而他最後得到的情報有2則。

Zero是收到不明的通訊之後才離開Mother Vagabond,另一則是有關「真聖巨神」。
那是由(偽)Omega帶來的所謂完成型Omega的姿態程式。
他們把當時2顆嬰孩精靈複製和成長,再結合複製闇精靈的新姿態。

而其操縱只是那個叫Kraft的傢伙。
詳細調查之後會發現那傢伙本身也是闇精靈,他本身的存在是在模仿100年前的闇精靈兄妹。
這樣子可以利用2個思考個體來作出驚異的同步性。對於這種巨大機體來說這是不能再好的設計……
也是說他們本身的存在也是為了這個巨人。

一切的設計也在開戰之前已經佈下來。


要不是遇上Sigma的突擊,他大慨還得蹲在Resistance側。現在是最好的「蕾薇亞丹」戰死的時機。
可發掘的資料已經不是從Mother Vagabond中可奪取,而這個前線的角色很難要求調動至內部工作。

再待下去也沒什麼意義。


令人頗為意外,他的資料收集能力也相當地出眾。一般而言一個人只會有幾項壇長的事情。就算會很多東西也好,通常而言只是一些皮毛的技能。
可是現在的Johan差不多成長成項項皆精的樣子。
X的基因真的那麼厲害嗎?

「真是很可愛的樣子呢。」
從背後出來的男子說著,一張理論上是自己的面貌正在和自己說話著

「還不是妳給我的Life Metal害的嗎?」Johan不太爽的樣子
那男子一瞬間變回大家所熟悉的女孩,她假裝著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笑著

雖然Johan很氣,但看到她還那麼活潑就安心起來

「Life Metal,會依照持有者而作出變化。也‧是‧說‧呢‧」
「這是你的初戀對象吧!」

白鳥原本還是一本正經的說,最後還是那個樣子

這個黑髮的女孩,也許真的是很重要的人。
但是對她的印象已經很模糊了。
當時在降下作戰的時候也是她的出現才能弄出那個和蕾薇亞丹對抗的炎術。

「可以變回原狀嗎?」Johan還是說出正題
「這個…我不清楚啦。」白鳥一張出前X丁的笑臉說

Johan真是氣的炸頂了,看著這傢伙一臉在耍的樣子,真難想像她現在是Neo Aracadia的代理人。
同樣的,也真是很難想像他如何假裝蕾薇亞丹的呢?旁邊的Foxstar也很好奇這一點。
也許這兩人很相配,只是看現在的白鳥,跟本想像不了是早前演說的那個代理人。

「不過我想的是,你只要想變回來,你就會變回來的了。這是我‧的‧心‧得。」

這個沒有回答的回答,真的該出什麼表情是好呢?

「是啊!Craft!你的狙擊槍弄得我很痛耶!」白鳥轉變了話題回避Johan的追擊
「啥?」Craft不太懂是什麼
「演‧說!很痛耶!」白鳥氣起來的樣子卻給人很萌的感覺

雖然一直維持這個氣氛也很不錯,Foxstar還是要忍心把大家拉回現實的處景來。
他們坐的戰機也快到達戰場,和這個大怪物決戰的時刻也到了。
現在依然是那老狀態……勝算幾乎沒有。

為什麼還要戰鬥呢?
原因只不過是為了保護這個大地。就是這樣單純而已,再也沒有機會逃生,這東西要消息整個Neo Arcadia,要消滅所有Resistance以外的東西。他的無差別攻擊已經毀滅了數個城市,就連雪兒信徒也背叛信意反Resistance。

這次的戰鬥沒有任何退路可言。

可是……隊長也奮勇地先走了第一步了。
不能落後於他。這是唯一對他的敬意。

儘管對方的再生士兵再來的多,還是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Sigma的前進。

「很有趣!你就是所謂的真正『Zero』嗎!」Sigma的光劍首次遇上阻礙
檔格的就是當時被稱為禁斷Reploid的Omega,那個真正Zero身軀的傢伙。

「老人的時代已經過去!」Omega奮力迫出一陣鬥氣似的東西,這衝擊波一下子震開了Sigma
「已經不能容許再下去的損失!領死吧!」Omega一鼓作氣的攻擊過去
「嗚啊啊啊啊!」Sigma正面迎擊

這時候的雪兒也開始暴走起來,她的歌聲就好像病毒一樣擴散出來。
電子精靈的力量也變得異常龐大起來,現在的真聖巨神的電子精靈能量已經超超遠出被破壞的世界樹。

他們經過的地方也仿佛被綠化,世界樹開始被繁殖起來。

這時候,曾經一度是惡魔的他們,在市街中再次出現。
「雪兒神樣」的呼叫聲。


「那究竟是什麼?」Johan也發現到空中有不尋常的雪飄落
他們的戰鬥機遭到同隙的攻擊。

「什麼一回事了!」Foxstar也十分意外

他到達駕駛倉時才知道,他們的戰鬥機並不是依照原定路線飛行。
「為什麼折返!」Foxstar十分氣
「神!一切遵照神的旨意!」駕駛員說著

Foxstar一手打開他,並要求同伴過來這邊,說明當前的險惡情況。
Lisa看到真正的狀況時,她並沒有顯得很意外。

「終於也要開始了。」Lisa感慨的說著

這是電子精靈運用的最終階段,就如傳說的Sigma Virus一樣。
利用電子精靈的特性操縱一切。

最終所有人也會和雪兒同步,一切也會成為她。

前人撰寫的精靈戰爭也有撰寫這一幕。如果還未到今天的話,那還只是一本吹噓的假歷史書。
不過現在看起來,這本可是預言書了。

「Neo Arcadia呢?」Foxstar說著
「陷落只是時間上的問題。」Lisa很冷靜地說,果然研究生是不一樣

十分的氣人,難得的人類和Reploid終於可以有共同的理念。只不過卻是如此短的時間。

「世界,臨近終末的時刻終於來了。」Lisa也顯的很不甘心,可是那是事實
沒有人有如此能耐,阻止這些如病毒一樣的東西擴散。

「那我們還可能支持多久?」Foxstar也清楚這點,既然電子精靈是入侵性,如病毒一樣的東西。那麼他們也不會有例外。

「目前的電子精靈,我還可以作出抗體……但是我不能保證之後的……」Lisa不安的說著





「呃……快……快……逃……」
四肢也不健全的零一瞬間出現在3人面前

不能置信,儘管是X也好,他擁有正面迎擊這個女飛的能力嗎?

Omega X立即挽起她,並用上治療系的電子精靈。
四肢亦開始再生起來。很快就會沒事的了,有這種電子精靈的力量。

零這傢伙,雖然白兵戰戰鬥力十分的強,可是半點電子精靈也不懂運用的樣子。
不過也和她的個性很相似,明明是主力的,卻喜歡服務別人這樣子不相乎的行動。

可是……
在他們逃出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希雅兒不單是留下她一人,在臨別之前也放下數百架Zero的。

他們真的有能耐對抗這樣子的東西?

只記得一句話

「就讓妳看看,X Buster真的威力!」

那支手砲真的那麼可怕的嗎?
回想100年前,那不是區區可以charge的光束砲而已?這樣子應該對抗不了百架Zero的。

還是想不透。

在場的Zero十分的意外,Omega X對他而言是一個狡猾,惡人屬性的存在。但是他居然會這樣子的著緊這個女孩子。名為零的女孩子,這名字是自己的漢字,多少也少許在意。

(真)拜魯曾經說,Dr Willy作的Zero,原型機是一名女性型機械人。還是…這女孩才是真正的Zero嗎?
而自己,還是想不到有關任何Zero的記憶。

「Zero,你認為我們今後如何是好?」希雅兒莫名其妙地問起來,雖然語調上很平靜,但如此的問題已經顯示出她的不安

她是初次向Zero詢問意見,過去的時候那是沒必要的事。
已知的將來,一切的都可以命令制式來吩咐Zero。

旁邊的Omega X沒有多加意見,不如說現在這種處景,他也搞不出什麼來。
X的名義基本上已經消耗胎燼,雪兒的名義也好不了那兒去,而她自己所做出來的人形每一個也暴走起來,稍微有威信的Maverick Hunter亦不會幫助他們。
可行之計,基本上沒有。

「當回自己不就行了?」Zero說出很直接的感想
「我自己?」希雅兒也搞不懂
「是妳的話,無論如何也好,也會阻止Ragnraok的墜落吧?無論如何也好,也會阻止那巨人的破壞吧?」Zero說著

無論如何……我是這樣子的善人嗎?
希雅兒心想著。

也許可以幹的事也只有這個吧?

我是……



我是Resistance的領導,一個將世界邁向更好,解放人民自由的尖端。


希雅兒左手一揮,右手一揚。
荒地瞬間被再架構。

擬似當時Neo Resistance Base的壁牆。擬似當時的設施,擬似當時的士兵。
這情況Zero顯得十分的驚訝,始終是第一次看到。

從後方有人拍了一下Zero的肩膀,向他微笑的是Prairie。為什麼她會在這裡的?

「暴走了的力量,迷失了方向的力量!
我們就為了阻止這樣的事而戰鬥!

我們要開拓一個蔪新的世界!排除過去世界的一切不公平待遇!
為了這世界的平衡!我們就由始而戰鬥!」

Omega X應聲就向大眾說明,領導了各個戰鬥層面的樣子。
戰力方面不用擔心,現在有的不單止是Zero,還有Omega X和零這強大的幫手。

他們這邊也很清楚電子精靈肆虐的問題,這其實是希雅兒不想看到的結果,在她統治Neo Arcadia的其間,她是迫不得以才會用上這樣的東西。

要是所有東西也跟自己同步,那已經失去統治的意義。
1個我和100個我想出來的東西會有什麼分別?
作為一個整體來說,那和死亡沒有什麼分別。





就如Lisa的說法一樣,電子精靈肆虐中。就連Neo Arcadia的內部也開始出現狀況
現在的情況仿如生化電影似的,不同的只不過是喪屍們不是「嗚嗚嗚」的叫喊
而是「神樣,神樣」的叫喊

他們在破壞雪兒神認為是罪惡的Neo Arcadia的一切,自己的房子,街道也遭到破壞

「神,神,神,神樣!」

街道周遭也聽著這樣子的聲音。Neo Arcaida之內根本再沒有任何安寧的地方。


一對男女從動亂中走出來,希望能走出這個困境
可是無論他們走到那裡都是如此。這些驚異的信徒四周肆虐

無論再逃到下一個街角也好,走至住宅也好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了。」少年氣沖沖的說,他似乎沒有受到感染的樣子

跟在背後的少女只是搖頭沒有說過話來,他們手繞手的逃跑著。
少年跑在先頭,少女拚命的跟趕著。

從外觀看來,他們是Neo Arcadia的高中生。
一個高中生,還可以逃到多遠呢?

他們亦不會知道災害的實情,不知道……再逃至那裡也是一樣。
少年回過頭看才知道少女透不過氣來的樣子。

「對不起!我…忘掉……」少年趕忘道歉著
「唔唔,是我不好……」少女輕聲說道
「呃……啊!啊!」少女發出很痛苦的聲音
「櫻子!」少年十分緊張的抱著她
「不要緊的,我不要緊的……只是……最近發作……」少女一臉暗沉的說著

他們暫時的坐在一旁休息一會,名為櫻子的少女穿著一張披肩,長長優麗的連身裙子,看起來就像弱不禁風的優雅大小姐一樣。和旁邊一臉H Game主角相的少年形成反比。

怎麼看都不是一對的一對嘛……

「對不起,誠……你會嫌棄我嗎?」櫻子問道
「怎可能!」名為誠的少年說
「但是我…總是有這種怪病的樣子……終於,終於也可以一起的時候……又發生這樣的事……」櫻子快要哭出來
「都不是妳的錯!」誠頗為大聲了一點
「我的身體總是不怎麼好……醫生們都說沒有問題,檢查不了什麼……我……我不想再拖累你。」櫻子還是很不快似的

誠激動的抱著櫻子。

再也不說什麼話,激烈地擁吻,粗暴的動作來安慰少女不穩的心靈。





那時候,

我心中的抖動
並不明白是什麼用意

可是這種且漆黑又光明的感覺
很溫柔,很溫馨的

就好像媽媽的感覺一樣

我很想一直如此


我真的很幸福
[PR]
# by wingr2000 | 2007-12-30 21:26 | 洛克人 | Comments(0)
LINK HERE

Resistance 和 Neo Arcaida的戰爭依然持續著,原本強勢的Resistance失去世界樹而弱勢
而普遍化的R.O.C.K. System使他們再次變的改勢起來。

另一方面Neo Arcadia一直以來也收到某人的協助

使他們得到面對強大R.O.C.K System的數據分析



「解析工作完成,只要有了這些數據,針對它而作出的武器就可以對付Zero。」

Lisa把分析的工作完成的很透徹,她果然是這方面的專家
而她也沒有瞞騙大家

「還有一件個人的事我想各大家說明。」
Lisa說出了一句這樣子的說明


接下來的,讓大家意外起來。只是……如此一來才合理。


「我,曾經是雪兒博士的助手。」


Scene 45
崩潰


Lisa第一次在大家面前脫下這個機械眼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的面孔
長的和Resistance的那個記者一模一樣。



當時和雪兒研究的成果,我自身也曾經使用。
如果硬要套上名字的話,可以稱為『靈魂轉移』的方法。

我們利用電子精靈的力量嘗試各種的可能性…
電子精靈,在表揚意義上只是一種單純輔導戰鬥的飛行生物,使用過後就會消失,
那只是對外行人吹噓的表面說法,實在上的所謂電子精靈是構成這個世界的主要元素。

我們所用的所吃的,不單止,就連我們的自身的身體也是由電子精靈所結合出來。

在人類社會的法律上,成年的人類必須通過一種稱為成人的洗禮。他們利用電子精靈的技術力把這個身體複製,從而把這個電子精靈構成的身體代替原本的肉體生活。

這個成人禮已經有超過百年的歷史,雖然我並不清楚中樞為什麼要那麼多活人……

而我的工作就是利用這種技術力,制作出擬似再生的方法。
這就是Zero現正應用的技術力。

和他的對戰只是一種沒意外的消耗,他死了,再來的一個他會再出現……就像遊戲中的玩家一樣,死了再continue,死了再continue,……



對於Lisa的一番說話,大家也變得沉默起來。雖然是偏面之詞,但卻有種不可思議的說服力。

「一直以來也辛苦了。」Foxstar和她說著
「嗯。」Lisa 戴回自己的眼罩

既然有這種技術了,她為什麼不將自己的眼睛治療好了?這個人的謎團還是很多。但是也不應該再知道了,Foxstar自身也是一樣……

「那麼……那個真的Neige?」Craft衝出來問
「死了。」Lisa很簡單的回答他

Lisa也急忙的回自己的房間,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莫名其妙的生氣起來,只有這個笨蛋搞不懂。
這個沉實穩重的狙擊手真是令人意外的愚鈍呢,難得別人也提起勇氣說出來的樣子。

Foxstar也笑起來。
要是再多一陣和平就好了,他是這樣子奢望著……







「終於也來了嗎?」
「終於見面。」

長期的在Under‧Neo探索的Alex一伙人來到當時Zero忽然消失的地方。
而希雅兒為追跡他們而在最大機會碰面的地方等待著。

各人也好像準備開戰似的狀況,可是希雅兒卻鬆容的很。

Alex也笑著面對,他反而顯得很在意希雅兒身後的零。這一點也被希雅兒察覺到了。留她下來果然是有價值,一來可以讓Omega X安定點,二來的作用也開始發揮。

Auel當然也察覺到,只是Alex似乎沒有聽進去的樣子。這樣子心神仿佛的Alex,身為親友的拜魯也很意外。

「X,你還是老樣子嗎?說什麼要保護這個世界……」希雅兒說道
「雪兒,妳究竟想要幹什麼?」Alex直接問回她
「我只不過想世界變得更好,只是如此。」希雅兒輕描淡寫地說

他們二人的立場完全不一,雖說都是為了世界更好,都只是那麼簡單而已。可是大家也不認同對方的作法。

為了世界的進化和穩定性的Elpis,希雅兒比較認同這方面的管理。在這個混淆腐敗的時代,充當神的指導者是必須。雖然過往不算很成功,可是Neo Arcadia的榮華卻是有目共睹,這是以X的名義統治的世界。

為了將自己推的更高,比X更偉大。希雅兒一直編造一條讓雪兒當上神的劇本。
以X發明者的偉大博士,統率無辜Reploid的革命戰爭,讓戰神Zero醒覺,就連同行的厄爾畢斯也被利用來襯托出雪兒是世界唯一的正義,是這個新世界的神。

可是Alex他們對希雅兒這樣的作法十分反感。就算世界的榮華也好,他們不能認同這種的絕對性。在旁觀者的立場雪兒只不過是一個大量利用別人的邪惡軸心,即使Omega X帶領Neo Arcadia走向更好的方向,他們只會利用歪理來充當正義的使者,在得到一切之後再用勝利者的姿勢來扭曲別人的立場。



你們能夠做什麼?即使你們再努力的戰鬥,
為了人類再併命也好,為了Reploid也好。
沒有一方感激之餘,更沒有一方得到好處,就連世界也完全沒有改變。

你們的努力,你們心中的正義究竟給世界帶來了什麼的影響?

沒有,除了帶給小孩子們英雄的形象,除了給軍火商人帶來龐大的利潤

你們究竟有什麼貢獻?



希雅兒直接地告訴Alex他們的行為根本是不存在任何的意義。
即使他們在這裡打倒了希雅兒,再把她支持的雪兒拉下。世界跟本沒有任何改變,更壞的是……隨便地把「神」打倒,他們只有當「惡人」的份兒,他們之後再作什麼都不會成功。

為了統一大國的文字而焚書坑儒,大家都只是咒罵始皇帝是一個殘酷不仁的暴君,統一文字的貢獻卻當成理所當然的結果。

「說到底,其實你我的戰鬥根本不存在任何的意義。」

「妳別搞錯什麼,我們的戰鬥不存在任何的正義感。」
旁邊的拜魯說著

「是復仇,我們這伙人都是因為妳的偉大計劃而害慘了。」
連Cici也如此的說

Auel雖然也是其中一份子,心中恨不得立即報復,但是……這樣子很不妙了。大家也失去了應有的冷靜。
這下子頭痛了……

完全被希雅兒奪取主導權,事前應該要想到希雅兒會在如此重要的地方追擊的……可是追查Elpis的事情,連自己也失去了應有的冷靜和判斷力。
現在的希雅兒一定在偷笑,這情況完全是樂勝。

重心的Alex還是完全不在狀態,最壞的情況可能會全滅也說不定……







「請妳等待我,我很快就會回來。」Zero用著他誘人的聲音說著,害得Prairie不知怎辦的樣子,害臊起來的Prairie顯得更加可愛。
「Saviour!出擊!」Zero喊著就這樣子飛出去了

Aile十分的不爽,可是接著要出擊,她才勉強把心情平伏起來。旁邊的Vent還在小孩子氣的說個什麼勁,Aile想那傢伙真是白痴的一樣。

「Aile,HX!出擊!」Aile接著也從彈射台出發了

赤紅的光柱似乎在引導Neo Arcadia的士兵往天國去,被劃過的紅光也串草不生。
「嗚啊!是……是Zero!」Neo Arcadia的士兵執起步槍攻擊
「不要這樣!你就這樣想死去嗎!」Zero從肩中拔出光束劍,瞬間步槍被斬斷
「你這傢伙!」另一士兵拔出電熱刀攻擊
「我已經說過了!」Zero再拔出另一柄光束劍,士兵的手臂亦被斬掉,那究竟是什麼手法?快的根本看不到

另一邊的Aile也在激戰中,他們人手上十分的不足,基本上總是要面對1打10的場面。
不過也只是人多而已,Aile的HX一般士兵要捕捉她根本是不可能。

「下一個。」Aile冷酷的說,再來是2個士兵的一同攻擊,不過僅是如此
HX的二刀很輕鬆已經斬下這樣子的直接攻擊。

「下一個。」「下一個。」「下一個。」

在殺戮之中她似乎有些改變,從殺戮之中她把不快的心情釋放。在滿臉血的臉孔上展出驚異的笑容。

「下一個!」


Neo Arcadia的士兵奮力地反抗,新量的Warrior Z也投入戰鬥之中。由於配給數目並不是很多,一般而言也是隊長用機械。雖然看起來這是被Neo Arcadia遺棄的地方,可是士兵還算有士氣地對抗,這也許是國家的意識。

儘管是沒能力對抗也好,也要保家為國。

雪兒雖然是作為正義的一派,行動和思想也是令人有所期待。但是由她所帶來的無意義戰爭使一部份人們對她憎惡,「粉紅剖開都是黑的」。是禁語,也是現在的情況。


從基地中打過來的飛彈密如細雨一樣,它們穿越了Neo Arcadia的防守線直接攻向Resistance的部隊。
面對如此的飛彈陣,Zero也不會好過。Aile也被打下來了。

「喝啊!」隊長機的Warrior Z立即乘機會攻擊,光劍剖中Aile的腹部。
「Aile!」Vent上前援助,只是稍微慢了

在光束砲的援助下,Warrior Z沒法再作一擊。雖然,以人類的他們而言Aile被光束劍剖中,就算不是直接命中的部份,腹部會被光束劍的熱力被燃化的一團團,她應該是死定了。






「是神嗎?」就連Auel本人也出來說了話

「哦?妳不是應該好好躲起來的嗎?」希雅兒也不禁說起來,現在的她爽翻天了,最初只是估計他們會來,現在卻是最該死,最應該對付的人們都眾集起來

Auel並沒有說這個,其實她躲不躲起來也沒關係,聽到希雅兒語氣之後更加能夠確定
她打從開始就沒自信早前的裝死能夠騙的過去

雖然很對不起那個代替她死去的伙伴,但那是唯一的可能性

「那只是在魔王的前提下的條件啊,如果在這條件崩潰的話……」Auel意味深長的說

希雅兒從沒有擔心
雪兒是她的人,而地上那個假的拜魯亦是跟隨她意旨的惡人

有什麼好怕


不……

Auel一說,一定有她的道理才說出來的
她開始怕起來,會有什麼地方出錯了嗎?

她就是這樣子的人,她往往是一顆邁向成功的伴腳石。

就在這時間,Neo Arcadia發生了巨變……



「打擾各位的午休時間,我是新上任的Neo Arcadia暫代表。我的名字是 -- 赫爾琵亞。」

一名頭髮鬆散的少年這樣子公開演說

「由拜魯所推行的恐怖主義已經成為過去,他所推行的思想和政策亦和我們Neo Arcadia大有衝突。我們一直以來也被他的軍力所壓迫,看著,忍受著各位的痛苦生活,我們一直在等待今天的來臨,現在我們將重拾Neo Arcadia的政權!

我們不會再因為英雄而迷惑!

正因為我們相信英雄!我們才引來罪人拜魯的來臨!我們親手迎接我們的黑暗時代!

我們Neo Arcadia將會協助Resistance,一同對抗罪人拜魯!

過去因為英雄的錯誤認知,我們必須把我們的路標修正!」

赫爾琵亞親手毀滅這個模仿X的他的頭盔

「英雄的主義並不會把這個世界捱向建設性的方向!我們只會抹殺更加多!
從今以後我們將會認同雪兒派系的存在性!

現在!







忽然間,赫爾琵亞倒下來,場面十分的混亂。
是槍擊嗎?

大家也衝過去看新領導的狀況


「正義!理想?真是無聊至極!」
畫面被強扯性的改變了,其他一般市民也許不知道他,那個黑衣人……是一直跟隨拜魯的那名男子

「我會讓你們知道,就讓我來令你們明白!」
同時間Ragnarok被啟動,這座衛星炮的模樣也被公開了。一道劃破天際的光束打在的是Area‧Zero!

「只要我有了Ragnarok的力量!只有這種力量!你們這些逆歷史流向,叛逆拜魯的愚民是沒有任何可退的地步!」
黑衣人揭開自己的神秘面紗,這個面相……
即使是今天,這是不可能忘掉的面孔

和X同樣存在的人


Sigma





希雅兒看了之後立即呆滯了,失算了……完全地失算了!
這群Neo Arcadia的傢伙的自演,現在的雪兒儘管打下拜魯也好……她只能充當如X一樣的英雄而已。

只是英雄……只不過是英雄!

完全被擺了一道!

「你的努力,你心中的正義究竟給世界帶來了什麼的影響?你究竟有什麼貢獻?」
Auel用回希雅兒自己的說話諷刺著

「妳根本不是神!妳只是妄自創造生命,再而大量屠殺的罪人而已!」
Auel的行動力意外的驚人,連(真)拜魯也大開眼界,這情況簡直是稱為逆轉。
只會嘴砲的他們,原來層次差距那麼的大……

現在的希雅兒是十分生氣嗎?還是什麼?雖然她當初看到這事情的發展時有很意外的樣子
可是她卻很快的平伏起來了,

好像是充滿自信的樣子,還是她還有什麼逆轉的方法嗎?

2名強者的對決,就好像2位技術高超的賽車手一樣,2人互相緊咬,在超越的一刻是如此清脆和簡單
技術高超的他們卻很快可以找到機會再超前,互相地迎頭和迎擊

緊密的攻防戰現在再開了的樣子

「愛爾啊,為什麼妳總是愛針對我的呢?妳明明知道這樣的事根本不存在任何價值的。」希雅兒很平靜地說
「固步自封,並不會有什麼未來可言。妳鬧弊子也夠了吧?回來吧。」希雅兒再說著


Auel是以前希雅兒的同僚,這樣聽起來是沒有錯的。可是希雅兒的說話表示的卻好像不是同僚的意義。
「不可能。」Auel直截了當的說

「和預想的一樣。」

沈默很久的Alex說了一句話來,和預想?是指什麼?
希雅兒也很有興趣的樣子。

「力量的強大會使人們迷惑起來,歷史上一直也是這樣告訴我們。」Alex微笑著說廢話
「那麼?」希雅兒不太懂他想說什麼
「Sigma的攻擊只是一個誘導。對妳的人形玩偶。」Alex還是微笑的很討人厭

「妳的人形真的會遵循死的方向嗎?」Alex說著

我曾經制作闇精靈,表面上的說法我是為了救活我所愛的女人而制作
表面上那是很失敗,我遭到闇精靈的反噬而差點沒命,然後我去當了博士繼續進行研究
故事就是如此的說法

我暗地中制作了不少這種力量,假裝秘密的研究,我究竟用什麼方法可以引來其他人注意這種危險的力量呢?

對……其實打從開始我是在推廣這種不應該存在的力量。
先是失敗的研究,後來Neo Arcadia撰寫的虛偽精靈戰爭,再接下來是英雄的封印。
其後厄爾畢斯的反亂更加是闇精靈力量表現的高峰。

如此狀大的場面來推廣這種禁斷性力量。
人,只要是壓倒性的力量,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地想得到。
那怕是什麼禁斷的,只要掌握到,他們就覺得再也沒有任何束縛,他們就得到最大的權利。

當妳的雪兒得到闇精靈,她還願意為了這樣無聊的事而乖乖受死嗎?



在大地上站立起來的是一架樣子很像Omega的東西,身高接近100米的巨人,就連Neo Arcadia最炫耀的中樞塔也沒有這樣的高度

在擴播中還聽到雪兒唱的聖詩一樣的歌
很諷刺

她也許是想表達她還在生,天使也在她左右保佑

可是……

有誰是相信這樣子的破壞神?
他的攻擊,一擊打壞了整個城市,為了推倒這個所謂的「邪惡帝國」,他出的每一拳,都在犧牲人民的性命。

還有誰要相信他?

「你!你這樣子破壞這個世界可以嗎?你可是這世界的英雄!」希雅兒氣得開始迷失了
「誰說要保護這個世界啊?」Alex說著
「我們對這個可恨的世界,沒有什麼留戀可言。」Cici也說著
「沒了動畫雖然很可惜,可是我更想看新世界制作的動畫。」(真)拜魯苦笑暮說
「嘖!」希雅兒十分的憤怒
「想回去救營嗎?」Alex微笑的更加討人厭

「我‧可‧是‧壓倒性的強。」Alex很強調她根本沒有可能逃出來

充滿自信的笑臉,那壓倒性的威迫感迎面而來。看到如此不妙的情況,零立即採取了保護主人的行動,她拔出Buster Rifle攻擊過來,可是光束根本打不進來。

再來的是希雅兒作的Zero「城牆」,出現的比傳送來的更加快。數百支光束如雨一樣打過來。

「就讓妳看看,X Buster真的威力!」Alex還是很自信地說





想不到會那麼狼狽,還好有留下零來用。不然根本是走不掉。

Omega X和希雅兒逃回Area Zero之中,就如Alex所言。Area Zero的人用了非常識的力量自保起來,整個Area Zero都沒有事似的。

「這個白痴!」希雅兒十分十分的憤怒

雪兒之前不但是在唱聖詩,她還指向Neo Arcadia進攻,以Neo Arcadia為邪惡軸心的理由攻擊。
現在根本沒有大義向Neo Arcadia進攻,那傢伙居然完全沒有意識要轉一轉思考方式。

「Zero,聽到嗎?」希雅兒還想到一個救星
「妳是誰?」Zero接到的第一個反應是如此
「是雪兒!雪兒!」希雅兒十分無助地喊叫

這一瞬間Zero就關掉了連線,儘管是相同的聲音也好,又有誰要相信這種忽然其來的聲音。

「可惡!」希雅兒氣的什麼也說不出來

我……我可是要制造一個前所未有的伊甸園!
一個只有傳說中出現的世界!

破壞這個世界……這種無聊的事!
不要給我開玩笑!


希雅兒不禁流出眼淚來,不甘心,十分的不甘心
一直以來的努力要在這一瞬間化為烏有嗎?

「起來。」

一柄熟識的聲音傳到耳邊來

「妳不是這樣軟弱的人。」

眼前的人……


是Zero?

為什麼?這個人會在這裡出現的?
剛剛的他不是完全不在意那個奇怪通訊的嗎?

是Omega X搞的吧?
為什麼的呢?他不是Alex的同伴嗎?為什麼會反過來幫忙?

「這一切都是為了妳。」Zero說著

「你確實是傳說中的英雄--Zero。」希雅兒很隆重的說著

「…我想說你找錯人。」Zero笑著說著
[PR]
# by wingr2000 | 2007-12-24 00:03 | 洛克人 | Comments(0)
らぶデス

10年前,10年前的因緣。
故事的一切就在10年前的邀約而起……

「來,一起玩吧。」


孩童純真的感情,誘導著少女

少女不知所惜的樣子,是害怕?還是害羞?
少年一次又一次的邀請,少女終於提起勇氣迎接這雙溫和的雙手

對這個未知的世界的不安,

這未來的不安,

暫時的放下來

繼續捏他的說~~~
[PR]
# by wingr2000 | 2007-12-17 02:36 | 同人小說 | Comments(2)
Love Death 香月 奈奈美

除了巨乳老師之外,已經全攻略了。
這作品有3個主角,2個配角,1個路人

路人那個,看起來是作了一個女角,就別浪費都加入H scene好了。
基本上路人沒有自己的獨立故事就是了……

Love Death是少數3D H game中帶有故事性的東西
之前Illusion的東西,那些故事真的是…笑一下好了

LD並不一樣,它的故事十分的完整,
它的故事並不是很特別,而人物方面也沒有特殊的地方

有誰沒有看過和青梅竹馬女主角的故事?又有誰沒有看過和非人類相愛的故事呢?

可是遊戲中
畫面,音樂和CV演技力的加持下使這個理應平平無奇的故事畫出色彩來。

其中真帆和奈奈美是本作中最出色的角色
尤其是真帆,如果玩過二代,同cv的愛美…

即是愛美在3D技術力上比真帆優秀很多,可是無論是cv演出力,角色描寫也是比下去

故事張力
真帆 >= 奈奈美 > 千里 > 其他

角色萌度
奈奈美 >>> 真帆 > 文緒 > 委員長 > 千里

又來捏他
[PR]
# by wingr2000 | 2007-12-17 02:21 | 遊戲 | Comments(0)
最初的最初
只是為了抑合2而玩回1

結果…… 為了看奈奈美
3個主要的路線都跑過了

除了她本人的路線外,其他都不太想看
雖然真帆的路線是連接2代,可是看到奈奈美的處景,fans的我看的心也酸了

真帆的路線還是很吸引

但是千里路線……
玩到我真想關機,

773淚目 (捏他 注意
[PR]
# by wingr2000 | 2007-12-16 20:55 | 遊戲 | Comments(0)
Scene 44 -- Ciel

希雅兒,這時候如彈琴一樣的在按什麼東西的

每按一鍵都會奏出美麗的聲音
每一鍵都是生命的抖動

這個世界開始再構成



在旁協助的零和Omega X仿佛聽到神的福音

神在創造生命,創造世界



祂要擺脫這個世界既有的框架



神!


Scene 44
CIEL


「你這個爛機械人!你要我說多少次才懂!」
「可是少爺……」

「喂,那邊的妞子~~。」

怎麼看都是一樣的……

「喂,理惠同學,今天去不去K?」
「不了,我還有點事。」我回答


我是一個無親無戚的孤兒,在檔案上是如此寫。已經報上高中的我早已離開孤兒院獨立的生活。
Arcadia是不會讓人餓死,無親無戚會得到一筆金錢支助我的生活。

而我是在一所技術支援中心打工,他們對於有人類女孩來打工會顯得十分意外的樣子。

在這裡我可以更易得到我想要的東西。要實現禮特的思想,我必須要有相應的物資才行。
這對於外行的人是十分困難的事情。所以我選擇了這裡打工。
我要的東西,這裡會比較容易到手。

在這裡我更認識了當時如明星一樣的Maverick Hunter,Sigma。
Sigma當時是一個非常友善的人,要說的話,他和X差不多,只是他看起來成熟隱重很多。
那個時候的Maverick並不是人所共知一樣,只不過是小小的犯錯,還有只是小小的處罰,就好像小學生罰抄名字一樣的東西……

他是我們的常客,每有什麼東西打壞了都會來找我們修理。

日子往常的一樣,研究、上學、上班,再重覆……
禮特並不是一個普通的研究員,他的資料中留下的並不只有對於機械人的東西。


手上的,百多年前禮特博士的資料。
他的手記我是不知從那裡到手,可能真的是緣份,我根本不想考究他的由來。

不過我對他的思想十分感興趣就是了。

世人也認識他是個科學家而已,不過…其實他的思想,他的考量。
就好像神一樣。

從來沒有人會想機械可以和人一樣的樣子,他們頂多是利用機械組成一個人形結構的機械支架。
那樣子的東西根本不是機械人,禮特的機械人就如人類一樣擁有獨立思考的運作,一副如人類一樣的結構。

那時候還被批,機人就是機人,作那麼多無謂的設置給機人作什麼?


靈魂。
在他的資料中提到不少這個非科學的詞語,起初我只是覺得這只是一個玩笑一樣。

「人只是想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我看著他意味深長的句子不禁讀了出來

「哼。真是無聊,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也不用努力了吧?」
雖然我是這樣說,但是我十分在意。


靈魂,他認為每個東西都有他的靈魂,只要能夠操縱靈魂……











「喂,理惠同學,今天去不去K?」
「不了,我還有點事。」我回答

我還是一樣的急於走路回家。不,不一樣了。

「現在是新聞時間,於今日下午3時 F區域再發生Reploid搶劫事件……」新聞報導員說
「我認為那是最來Reploid工場的規管疏忽所致。」電視台請來的專家說

我十分留意電視的報導,一邊聽著一邊做著禮特的研究。我不知道百年前禮射是不是用同樣的手法……
這是我第一次認知所為的「靈魂」,也是日後稱為「電子精靈」的東西

這個發光的,飄浮的東西。看起來只是一般的螢火蟲而已。

那個東西並不僅僅是東西,雖然不完善,壽命十分短暫。
不過在短暫的時間中,我能夠在遙控操縱它。

只是如螢火蟲而已,卻令我著迷起來。本應只是一個普通少女的我就從此開始了新的生活。

在那時候……
我並未意識到……


我其實是正在……




創造生命。





「人只是想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禮特的研究…

根本不是機械人的東西。
你瞧向的方向似乎是偷窺了什麼的神秘技術。




「你回來了嗎?」

我聽到這個聲音,聲音在我的耳朵中蕩漾暮
很親切,很熟悉的

回頭看,我已經不在那個工場之中
這一大片白茫茫的世界

「你回來了嗎?」

聲音再一次出現來

我不禁說出

「我回來了。」



不,


不是如此……



我記起這裡……雖然印象很模糊
我在這裡待過好一陣子的


我一頭烏黑色的長髮漸漸脫色起來
一頭閃閃發光,金黃色的飄逸長髮


我沒有意外的樣子

反而覺得更加真實



我肯定,我在這裡待過很長久的時間
過去想不通的東西一下子就想到了,就好像開汽水瓶一樣的暢快

是這樣子的

被刀割斷的傷痕,被子彈打穿身體的痛楚
高呼聲,吶喊聲

狠狠的被打爛

凌辱一樣的撕殺

被同僚的追捕



一幕接過來的一幕,
傷痛、悲哀、絕望……



我想起來



我是在這裡待過


我舉起我的雙手,如演奏鋼琴一樣的,是的……
演奏著生命
操縱著節奏

那暢快無比的感覺


「我回來了」


聲音的起舞,沉靜的螢火蟲開始再歌再舞,被召來的生命都集結起來
形成一種美的不像話的生命流

過去的我,
為什麼我有一種不曾存在的感覺呢
為什麼我會覺得很不對勁呢

我現在也明白我
我是什麼樣子的,是什麼的一個人

我……





「這樣子的事真的對人類好嗎?」科學家對著他的伙伴說

「人類啊,耍著一下小聰明!讓我們一起把他們打倒吧!」機械人聯盟起來反抗人類



「ROLL!」青色的機械人

「別了。」金髮的女機械人





我每按一下鍵,這個世界就會變得更加的凌亂
每一鍵,我思緒也會變得更加激動

一些不屬於我又是我的記憶支離破碎地交融一起


我看到一名坐在地上的金髮少女向我揮手,那可愛的裙子和蝴蝶結……好像在那見過

「你回來了嗎?」
「你回來了。」
「你回來了啊。」
「歡迎回來。」

各式各樣的人們地向我說著,他們很陌生,為什麼那麼親切的呢


我的雙手再彈下去
那些快要來的思緒卻又跑掉了



CIEL

這是一台被人遺忘的中央電腦,過去是世界的管理者一樣的在中央塔存在,如今只是一台殘破不堪的電腦

「你回來了嗎?」
「你回來了。」
「你回來了啊。」
「歡迎回來。」


是我,是我,也是我,都是我
我想起,我漸漸的……

我想起來,我手邊的禮特手記……




那是




竊探我的手記




是的


我回來了。









紅血

永遠
復
二
?牲

彼岸
緋色
祈
異端
地獄
孤?
曇空
狂?
女神
世界
天使









距今200年前,那個時候是所有事情的起源。
這個世界變化的轉戾點……


「為什麼!」青色的機械青年很氣憤的樣子

威利博士平伏後的世界,由於當時生產出過多的機械人而做社會秩序混亂起來。
當時推行機械人解體計劃,由於政府這過激行為而引起相關的人權組織出現。世界漸漸進入了2個分歧。


當時的機械人普遍定義為是一堆程式,他們並沒有任何思考能力,只有在種狀況下分析事情而作出行動。
而出現異常的,他們定義為「壞掉」,也是Maverick的最早起源。


在這時代中,在這一戰後……世人稱呼青色機械人為「Rockman」的戰役。
由Blues帶領下的機械人同盟和世人英雄的最後戰爭……


「我們只不過是消耗品而已!威利博士戰鬥時的工具,我戰後沒有用處的我們就如垃圾一樣要被處理!」
「這就是你所理想的世界嗎!」

Blue一直提倡的都是這個

Rock和Blues的戰鬥並沒有斷續。一方為了機械人而戰,另一方是為了世人而戰……
這也是百年後X和Sigma的倒影……

世界一直也是沒有改變,直到200年之後的Neo Arcadia時代,世界依然是持續這個分歧。


把Blues打倒之後,世界並沒有向好的方向改變。
同一時間……


「為什麼…你要殺了他……」

Roll的說話令到Rock十分難堪

由Blues帶領的同伴都被帶下去,
「壞掉」的機械人要將被處理……

Rock本身很清楚這件事,但是……為了世界的平穩,他必須有義務驅除這伙人。

過去的同伴也以憎惡的眼光看著Rock。
Rock就這樣子帶他們上最後這一條路。
目送他們的最後一程……
緊緊握著Roll的絲帶,看著她硬生生的被巨大的扇葉撕碎。

這就是……


正義







我單純的發洩,過去的待遇,對這個腐敗的世界的不滿。
我那一剎那閃過

我要殺光全世界的人類
回想起來,那些我,都是一些很殘缺的樣子,都是好像廢鐵一樣的。那個小女孩,也似乎被什麼斬碎過的樣子。

所以我再彈起來,宣洩我所有的不滿。
我要破壞這個完美一樣的城市,我要你們付出你們應有的代價!


我是……


我是繼承了他們怨念的綜合體。
我是,我就是他們!


這是我的使命,把我的怨恨釋放!把這個虛偽的世界推倒!

這世界不存在任何道理可言!
無罪又好,什麼也沒作也好!只是人類不喜歡就可以了!

我對這樣子的世界!




對這個世界有害的傢伙們!

削除!


阻止著世界前進的傢伙們!

削除!


還有對我們恨之入骨的老不死!

削除!


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削除!


人類的未來!人類的光榮!那光輝耀目的成就!
這個建築在我們之上的成果!

這次我要將這一切也結束!





「不思議啊……」

Omega X深深佩服希雅兒的能力。世界的再構成,在這裡的他們可以很清楚可以看到。
生命的誕生,人類的都會也漸漸從虛空而生。

這就是她的奇妙能力嗎?

過去只能認知如何地統領人們,要如何才可以服眾。原來只不過那麼渺小。


創造,聽起來是多麼的複雜,看起來卻是如此的簡單。



由希雅兒所創造的世界將會是什麼樣子的新世界?

Omega X看著她的行動,不得不折服。改變世界這樣的事,原來是如此幼稚的行為。
看著希雅兒,他似乎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希雅兒在這個閒聊了一下,告訴他們她的身世。

過去,
集結了人類科學家腦袋的生化電腦 -- CIEL,是過去Arcadia的最高決策者。當時社會一切的運作也是依賴他進行。

只是時代的變遷,科技力的進步使得它的地位動搖。
日新月異的電腦取代過去的產物,淘汰是必然之事。

它為了逃離被人類棄置,在人類所使用的網絡為源點而創造了電子世界。這是世界初電子世界的由來。
它把自己的數據抽移至這世界之中而得以活存,在這個空無一物的世界過活,進化。

漸漸由一堆數據形象化起來,被稱為靈魂,電子精靈。
CIEL嘗試做著Elpis相同的事情,研究,創造,再架構。

電子世界漸漸眾集了更多的電子精靈,逝去的人們由CIEL誘導而來到這世界,
他們渴望成為人類,因為不是人類的關係,所以才遇上這重不平衡的對待

禮特博士的女僕機械人協助他們突破樽頸,
電子化的技巧亦愈來愈熟練,但是和現在的是不能比擬

他們集合了大家,由各人怨恨所生,機械人們的思念體。
賜予名為理惠的人類女孩這新生命。

少女的相面就是和禮特博士的女僕機械人作致敬的樣子。



這只是事情的開端……





一陣的鬧鐘聲音驚醒了我。
眼前的是書桌,電腦還是沒有關閉的樣子……
我一頭凌亂的長髮,看起來就像平時漫畫家常說的樣子,有點油,有點雜草一樣

是一頭黑髮……


剛才的是什麼?


我梳洗完之後就開始回校
比起現在,剛才的還比較像現實

「又來了。」我不太爽的說出來

在我的書櫃之中又收到一些求愛信件,其他女生都好像很羨慕的樣子……真是搞不懂他們的。

「真是令人羨慕啊!」旁邊的女同學好像也在說
「嘻,這倒真令人頭痛唷。」我說著
「怎麼會呢?理惠同學長的那麼可愛,那是必然的吧?」另一位女同學過來搭訕
「是…是的嗎?」我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理惠同學只是頭痛怎麼回絕對方吧?」最初來搭訕的女同學這時候說
「啊…要是我,想找一個也好了。」另一位女同學好像沉迷自己的幻想中,真是白痴
「嗯…要是做成對方的不快,這樣子也不太好吧?」我說的很有保留,我根本不想理那些白痴就是

我收下那信,再不把精力放在那裡
我所看的是什麼一回事了?我應該看到一個被毀滅的世界才對

這個不是夢。


我的手指尖依然可以進行電子化效果,不過不可以太張揚。那待放學後再進入那空間看看,時間還是很充足
只是我想不到,我遇上那個人後才發現……

我才更加清楚我自己


那個人一頭長長的金髮,長的很帥氣,一臉冷酷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寫情書的人
那時候我也心動起來

不……不是我
這是由自身迫發出來的意識

「嗯……嗯……」理惠害羞的連話也說不出來
這等蠢事……看不下去了。這是第一次發現我和理惠是兩個個體

身體也不受操縱,只能作那種蠢事
那個男生,他只是冷酷外表,可以行為也是蠢蠢的樣子……真是預料不到

我回看,我的那頭……是金髮
我只可以確定的是,那不是夢,是存在在世界的一個角落之中

雖然我不能操縱身體,但是我還是能行動,我的意識先到達那個白色空間,理惠…我才不想理她
那個只是我的器具而已,我才明白了這一點,也許是共生的存在吧

如以往一樣,我也是仿如彈琴一樣的樣子開始運作這裡的東西
我開始對自身感到懷疑,為什麼?為什麼名為理惠的東西會有她的思考模式?那麼我又是什麼?


理惠和那男生很順利的交往起來,像一個小傻瓜一樣的歡喜的看著對方。
她只是提到那個男生就是很高興的樣子,我們就是這樣子交流,我實在想不到為什麼共生的另一個我是如此……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


我已經能夠以電子精靈的形態四出走動,理惠看到半透明的自己也會顯得很意外……她完全是一個傻瓜。
我是在再看到Sigma的時候才意識到這種違和感。

他在電視上被表彰起來,我記起當時我曾經在工作的地方聽他榮耀的。
我再翻查日子……


我並不覺得是回到過去,

一些細微的東西有所不一樣。理惠所就讀的校園有所不同,那個男朋友在之前的空間中也不曾出現。雖然大體上的進程是相同也好,但在一些地方就顯得微妙。就好像理惠的考卷就有所不一樣,是細微的地方吧……

如果以小說故事之類的東西,這會稱為平行世界。
也是說當初我的世界,也許已經被我毀滅,而我在不知不覺之中進入了這個十分相似的世界之中。

我所想的不是這個,對我而言去那裡都是一樣。這只是更明顯清楚自己的定位而已。
我所想的是CIEL。

CIEL在過去操縱了人類的社會而做各社區正常的運作起來。
在CIEL之上的是什麼?雖然也可以說人類定義了CIEL來運作從而使這個社會穩定起來。

不……要是在CIEL之上的東西在操縱……
這是可能的,我也曾經操縱和影響世界的運作……那麼樣子世界之上大概會有些什麼。不然這樣子相似的世界也未免過於巧合吧?


想到這裡的時候,我對當時憎恨人類的感情感到十分的幼稚,這樣的事情只不過是如此的渺小。即使毀滅了世界,世界還是沒有任何的改變。
這就是我所希望的嗎?


「嗯……另一個我,我該怎麼稱呼妳?」


這是我的使命……

「雪兒。(CIEL)」
[PR]
# by wingr2000 | 2007-11-23 23:56 | 洛克人 | Comments(0)
首先說,那個是口號,不是我將會的行動。
2個月來10多份功課…不是這樣還有什麼嗎?

持續了多久 3-4小時睡眠……不知道

曾想過

ULTIMA的故事
ROCKMAN的後續
新的東西,LOVE DEATH 2的奈奈美故事


想而已

有時間執行

就好了……



今天就這樣,我還在生
只是如此。
[PR]
# by wingr2000 | 2007-11-09 03:53 | 日常 | Comments(2)
RevolTech 黑Getter,真Getter

基本上這2隻是不必要說明的。要是稍微喜歡Getter的也是必入之物。
我家除了Getter 1之外…其他的空系Getter也齊了(新,黑和真)。太多GETTER了…不想連要的也入下去。

More
[PR]
# by wingr2000 | 2007-10-19 23:52 | 動漫 | Comments(0)
ブログパーツ
Wing R メモ帳
検索
記事ランキング
最新の記事
Evelynn Agony'..
at 2017-11-18 20:42
11月 まとめ
at 2017-11-12 02:38
Behead : Don't..
at 2017-11-05 17:08
WingR2000 Octo..
at 2017-11-04 20:50
システィーナの最期 | タク..
at 2017-10-28 21:44
最新のコメント
17年9月 ; 我看到有..
by wingr2000 at 04:09
戰術單位有時很好玩,像火..
by wingr2000 at 07:05
恩,其實戰術性鹹魚也是很..
by MISS at 18:42
這回大討伐我沒研究,只是..
by wingr2000 at 06:31
帝國金只有四個 連續中看..
by MISS at 22:05
帝國抽抽, 白前衛..
by wingr2000 at 21:45
收集完GR GR完加倍 ..
by MISS at 18:58
我想這次打了10000就..
by wingr2000 at 20:32
恩啊,不過GR最悠閒,體..
by MISS at 23:19
大討伐,啊……想起來也是..
by wingr2000 at 02:22
画像一覧
カテゴリ
全体
公告
同人小說
CG|繪圖
洛克人
動漫
遊戲
網頁設計
日常
Nico
網路賺錢
未分類
タ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Wing Red 洛克人Zero同人文|洛克人二次設定
Back to Top
|